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投资千万,拍出国产影视通病集合体?还不如去看《非诚勿扰》呢

时间:11-1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33

投资千万,拍出国产影视通病集合体?还不如去看《非诚勿扰》呢

有意思。最近上映的一部片,如果你打开豆瓣短评,会发现,第一页里,清一色的一星。IP地址为“韩国”。这是一部一年前入选釜山电影节,让在韩国“抢先看”的国人观众看完后,“不好意思讲中文”的电影。一部电影而已,夸张到让人觉得丢脸?而当你翻到第二页,却又会发现,突然变成了清一色的四星五星。IP地址为“福建”。这是来自影片上映后,力挺该片的“普通观众”。如果我们再看阵容:刘震云的女儿刘雨霖第二部导演作品,黄璐、郭涛主演,张国立、牛莉、陈建斌客串,宣传语是“聚焦当代社会努力生活的普通人”……看上去也不像烂片啊。所以,这里面是不是存在着什么误会?看完电影,Sir发现,确实是我想多了。因为此时Sir的心情不能说与釜山的观众毫无关系,只能说是一模一样:到底谁把这玩意儿送到国外去丢撵的!真的好丢撵!普通男女01还是欲抑先扬一下吧。港真,影片伊始,黄璐饰演的李一甜跟身患重病的母亲(吴玉芳 饰)聊着家常,昏暗的灯光、地道的川普、陈旧的家具,是有一股生活气息的。正以为国产电影这次踏踏实实地聚焦普通人的真实生活图景时,画面一转,来到了车水马龙大都市,电影与现实水土不服的感觉重新占领影片主场。迷惑行为大赏开始。上一秒还商量着带母亲去深圳看病的夫妻,离了。为啥离?看完全片也没有交代。好吧,成年人的婚姻爱情说散就散,行。离了的夫妻俩分别有了新伴侣,李一甜和已分居、未离婚的律师(陆思宇 饰)在一起,变相知三当三。要说真爱无敌吧,李一甜自己亲口说过,不过是两个寒冷的人报团取暖;要说报团取暖吧,基本出大事的时候,律师就没有出现过。唯一一次,他解决问题的方式也很离大谱。李一甜的远房弟弟在深圳送外卖,被小轿车撞了,腿上一片红肿,跟小轿车的主人为赔偿问题吵起来了。李一甜和律师赶到现场,按理来说,一名合格懂法的律师应该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吧?但这位律师大哥,他“哗”地一上来:我是他的代理律师,有事跟我讲。正当被他的气势唬住时,他掏出手机录像,并开始道德绑架:如果放到网上去,你一个开汽车的富人和他一个送外卖的穷人,你看网友会帮谁?先不说“谁弱谁有理”本身就不是值得提倡的价值观。这位大哥,你是律师,拿到了纽约大学博士录取通知书的律师,不讲程序正义和公正无私,而是不查监控、不辨是非的情况下录像恐吓?女主李一甜的行为,更是将观众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。孩子快到上小学的年纪了,自家附近的小学质量一般般,想把孩子送到重点小学去,咋整?找前夫把大别墅的房本名字改成自己的。关键是,前夫马怀得(郭涛 饰)已经娶了新老婆,大别墅的房本名字已经改成了现任妻子的,他都做不了主。前妻怎么做主?没错,孩子的确是父母双方都有责任,但想将房价比自家房子贵三倍的大别墅改成自己的名字,还跟对方现任妻子说“只是改名,你俩继续在里面住”。整一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中年傻白甜。电影用了一连串的快镜头表现李一甜的忙碌。拉着孩子跑着去挤地铁、去上学,掐着点赶到公司播送路况,镜头一转就是在律师男友的车里脱下高跟鞋、换上平底鞋赶去看电影、谈恋爱。很忙,不知道忙什么。而对于儿子在幼儿园欺负同学的暴力行为、在家不做作业不搭腔说话的情绪问题,李一甜要么推卸责任,“孩子跟着姥爷学坏了”“单亲家庭没办法”;要么暴躁地强迫儿子去完成任务。她仿佛毫无解决生活问题的思考和能力,只会动动嘴皮子说两句,然后突然地情绪爆发,开始痛哭。有一个片段,特别令人不适。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线,李一甜以为自己怀孕了,她先是愣了片刻,看到儿子没有乖乖吃药,在一旁玩玩具,她冲过去狠狠地拍打他,最后母子俩抱头痛哭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国产片离不开疯婆子式的母亲和矛盾后哇哇大哭的母子/母女。这的确是现实的一种。但,咱也不能这么不讲逻辑、不讲道理,是吧?△ 《小欢喜》里的母亲宋倩,确实有为女儿操心,而李一甜呢?02除了道德绑架和情绪发泄,《普通男女》里成年人遇到问题,解决的方式都“不普通”,表现出一种闻所未闻、异于常人的思路和手段。要么将问题扩大化,然后煽情、和解。马怀得破产欠债,不用清算财产、不用筹钱还债,住着大别墅开着奔驰喝得烂醉如泥,继续微信摇人借钱,说着融资,但是啥也没干。现任妻子好像与这一切都无关,神情狠厉地说自己有狂躁症、抑郁症,然后卖了几件包包首饰,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欧洲旅行。最后,马怀得在车库被债主堵着暴打一顿,刚刚得知自己怀孕了的妻子在一旁愣愣地看着他。结果,俩人忽然重修旧好。马怀得选择了所谓的“脚踏实地”——创业开一家烧烤店,而之前一直喊着不能过穷苦日子的妻子跟着他送外卖。欠了一身屁股债哪来的钱开店创业?怎么有了个孩子、看着丈夫挨了顿打,患了躁郁症的妻子一下子就好了呢?敢情观众只是你们play的一环吧。要么回避问题,然后横插情节,假装无事发生。李一甜再一次因为儿子打人问题被幼儿园老师找过去。根据前面李一甜对待儿子的方式,哪怕拍成一部儿童心理健康教育剧,说教味浓点儿,但也成吧。没想到李一甜三言两语为自己和儿子开脱了责任之后,幼儿园老师就给她介绍自己的表哥。镜头一转,便是李一甜和老师的表哥在湖上尴尬地泛舟,表哥操着一口令广东人都想上诉的虚假广普,李一甜摆着一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神色。那一刻,Sir真的很想回家看《非诚勿扰》。令人尴尬得抠出三室一厅的相亲桥段过去后,儿子的打人事件和教育问题,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过去了。敢情儿子只是你们play的一环吧。而相亲这一段,既没有推动任何情节,也没有制造任何看点,更无助于加深人物的立体度和故事的完整性,不知为何来,也不知为何去。敢情广东人普通话只是你们play的一环吧。有网友说,这仿佛就是一出狗血的国产电视剧。要Sir觉得。这已经不仅仅是浮夸伪现实的国产剧那么简单了,它更像是“国产影视通病集合体”:悬浮刻板的人设、松散冗杂的故事线、牛头不对马嘴的说教味,将“八点档”的家长里短和国产文艺片的矫情造作杂糅一块儿。真是好特别,好不普通,好不讲逻辑。03可能有人要问了,这不就是普通人的“常态”吗?人到中年。然后破产、离婚、被诈骗、被PUA、生病没钱、精神失常……哪一条不是新闻里出现的样子?但问题,恰恰出在“新闻里的样子”这句话上。导演、编剧刘雨霖,刘震云之女,纽约大学电影学院研究生,学生时代的作业《门神》便入围多个电影节。首部作品改编自父亲的同名小说,第二部作品不但父亲任艺术总监,还找来了韩三平监制,郭涛等人主演……标准的精英轨迹。这样的知识分子式的人生路线,如果是做商业片,或艺术片,想必是顺理成章的,但偏偏,刘雨霖决定“关怀社会底层”。于是,她的电影里出现了底层女性。于是,她的电影里出现了中年男人。于是,她的电影变成了社会新闻大杂烩,似乎只有过上一种奇情、灾难般的一生,才有资格被称为“普通男女”。但你说她真的关心这些普通男女吗?不好说。因为她所展现的,其实是一种精英式的怜悯。一个例子。当外卖员的弟弟拿到小轿车车主赔偿的一千块后,视若珍宝地锁在床上的塑料盒子里,还特意加了一把锁。这个镜头时间特别特别久,导演就差把“底层人们的辛酸”打成字幕贴在一旁了。但。这年头谁会把大额现金(对于里面设定的外卖小哥而言的确是大额了)放在家里,而不是存进银行里?谁又会此地无银三百两地给床头的塑料小盒子整把铁锁,仿佛昭告天下“这里有值钱的东西”?对于任何一个心有歹念潜进屋里偷盗的人来说,花时间解锁还不如直接砸开塑料盒子,要来钱得更快吧?缺乏生活的真实感,只是一味地追求话题性,是这部电影致命的问题。所以。整部《普通男女》看下来,会让人觉得,饱满又贫瘠,拥挤又空洞。饱满而拥挤:国产影视里百分之八十的元素都能在里面找到,夫妻离婚、出轨偷情、中年失业、亲子矛盾、养老难题、前任与现任的见面、外地打工人的艰辛……人物轮番上阵,却一闪而过;多条故事线纵横交错,却匆匆结尾;时不时来段诗朗诵,让人瞠目结舌。贫瘠而空洞:整体流于表面和刻板印象地展开创作,牵强地制造一地鸡毛的生活,却连这些虚假的“鸡毛”都从未直面过。既没有探索解决之道,也没有深挖底层根源,连人物在其中的情绪与行动都是机械地、想当然地设置安排。直到最后。Sir在看到那两句“因为害怕,所以勇敢;因为亲人,所以坚强”的口号时。不由地一头雾水。害怕什么?亲人存在的价值、意义和特别之处是什么?留在深圳就是勇敢坚强了吗?这些疑问在电影里没有表现也没有思考。说到底。虽然有道理,可对于影片来说,这也只是一句鸡汤式升华而已。老实说。其实,最近Sir在看到这些有关中年人题材的电影不断面世时,还是很开心的,比如《白塔之光》,或者《普通男女》,好坏不论,至少让人觉得,还有人在关心我们这些普通中年人。哪怕是《普通男女》烂成这样。Sir也觉得,也许并不是刘雨霖不愿刻画真实。而是她所理解的真实,只出现在社会新闻里,它们是表达的工具,是猎奇的符号,是一句句优美的文字,而非一个个鲜活的个体。这是她想象中的真实而已。只是可惜的是。当这样“有野心”的作品越来越多,真正的普通中年人,便同时在银幕上越来越少了,他们被猎奇化,被奇情化,被形象固化。成为了一个“焦虑”的同义词。我们还记得《爱情神话》里,在上海的吴言侬语和市井情调中,围绕着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,将中年人的感情需求拍得要多“灵”有多“灵”。光是高跟鞋的掉跟、送修、重买、转送,就将男女之间的情感拉扯与物质掂量展现地淋漓尽致。我们也记得四十多年前的《人到中年》,老老实实地聚焦于中年人的生活困境。看到陆文婷(潘虹 饰)一家四口挤在12平的房子里,用帘子将室内空间隔成好几块,别说是现在的中年人了,连蜗居在出租屋里的年轻人看到此片,都免不得鼻酸落泪。而最近的中年人电影呢?在北京,收着房租,成天街溜子,却成天长吁短叹。在深圳,有着房子,上班迟到,领导开会溜出去打电话,在被裁的时候冲进领导办公室撒泼喊着“我上有老下有小裁了我怎么活”。这样的“普通中年人”还在愁眉苦脸。那么。你让每天挤公车的我们该怎么活呢?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编辑助理:桀骜不驯8宝饭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